摘要:原文选自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a1ec3f70102vyfh.html

引用:以下是蛋清发表的:

引用:以下是不扬 发表的:

我借用这两天翻阅的《鲁宾斯坦摄影集》序中科特兹的一句话来表达我的感受:“因为不可能对所有的照片都提出看法,所有,对某些照片,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……”。

林老师及各位在此论坛交流的前辈,我是一个在2012年前还非常讨厌拍照(非摄影)的人,所以,我没有任何传统摄影的技术基础,我是从数码拍照才开始转而了解摄影的。

前天,我去看了杨延康的《心象》,展厅的安静和楼下田子坊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比。所以,也有幸偶遇了画廊的主人,我冒昧的和他聊了一会,深感他对传统摄影美学的眷恋及数码时代的迷惑不解,我们也聊到了陈传兴,临走我真的非常感谢他,也感谢类似他这样的一批坚守者

我最近一直有个纠结已久的问题,我是不是该重新找机会去学习传统的摄影技术?湿版?银盐?冲印?放大?或许,只有在亲手的接触中才能真正体会传统摄影美学坚持的那些东西?

但,另一方面,我自己又觉得并不完全是这样。且不说爱好者中胶片党的盛行让我烦厌,尚陆先生也说了:某些人用湿板技术制作“独版”照片“赚大钱”,可他们拍的是些什么,是没有信仰的!!

那么,数码(消费主义)这个陈传兴笔下的恶魔利维坦,是否也可以用信仰去征服它呢?

我隐约看见了远山,却不知路径通向何处,似乎唯有前行。

看了林老师推荐的这组作品以及“不扬”先生的思考,我也有一点对传统工艺的思考。我本身是一个摄影系的小学生,曾经对传统暗房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并在老师的指导下系统的接触了银盐,陈传兴老师的《银盐热》我也有一些理解。但是面对着亚当斯《论摄影》总是感觉距离自己很遥远,很遥不可及,前辈大师对于影像技术语言几乎已经是登峰造极,因此就有了一种畏缩的心理。再加上暗房硬件设施及自身经济条件,我对传统工艺也正如“不扬”先生对数码感到迷惑一般,也产生了一些疑惑:对传统工艺,是景仰还是超越?在林老师《摄影艺术二十讲·大师与佳作》中能得到一些启发,知道“路径通向何处”却又不知路在哪里——如何在前辈大师建立的既有美学标准之上去超越大师,因为在现如今沽名钓誉的大师的确太多了!

前一段时间青年学者唐卫在林老师博客下面评论:

传统摄影不会过时,但是现代器材下的摄影,不那么繁琐,也是一种革命!!!这种革命如果延续到手机上,那如今的数码挤压胶片,将来手机挤压数码相机的局面,一定也是值得认真研究的话题,并且从普罗大众出发,对影像品质的高追求,和拍摄的日益方便来讲,其实是好事。

假使将来出现手机挤压数码的现象,那么那个时代的人又会不会出于对摄影的迷惑而去选择数码??再将来手机被更为先进的设备取代之后呢?摄影又将会以怎么样的形式呈现?

 

 

 

唐卫的回复:

感谢蛋清的表扬。我觉得你说的很对。将来如何呈现,自然我们也不是算命的,天气预报都不一定准确,更何况,这个还涉及很多工程师开发的方向,这种我也不懂的东西,所以很难预测。数码相机的进步会到何种境地,手机摄影能达到的高度,或者替代手机的媒介到底方向落脚点在哪,不是很好说的,就目前没有掌握设计核心秘密的人,是不好说的。

但是有点肯定的,无论选择手机、还是单反数码还是传统胶片,其动机肯定不仅仅艺术标准还有很多功利因素,至于对传统的迷恋,我觉得也不必太过夸张,当你做过暗房以后,也就会有了——哦,也就那样的感觉,就好比数码玩过了,也会觉得数码就是这样,这已经不是技术还是艺术层面的讨论,有哲学的高度,好比围城,在数码领域中的人总羡慕传统,因为他们没做过暗房。在传统中的人,弄过黑白的,就想着蓝晒,因为起初没做过蓝晒,然后针孔,最后或者又是数码。

就好比叔本华说的,久坐的人累了想站了,站的人累了想坐了,然后坐久了屁股又痛了,又想站了,人生的钟摆运动,永远不会停歇,而选择的理由,都好找到,比如有人说传统好,传统是基础,数码好,数码是变革,只是内心不可告人的功利动机,用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,人生的可笑往往就在这些细节上。哈哈哈哈哈哈哈O(∩_∩)O哈哈~,人都是自欺的。所以,我个人认为传统暗房,我们应该知道个步骤,不知道步骤,免得被忽悠,然而过分强调,也就没必要了。

数码肯定是大方向,但是也没必要就说数码完全可以替代暗房似的。


发布者 :唐卫 (2015-10-09 11:46:54) 




评论区
最新评论